28网赚

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上网赚钱» 正文

代购,小麦分岔路前的代购,“风声鹤唳”为哪般?


往返于深港两地代购婴幼儿用品的水客。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将于明年1月1日实施,代购行业以后会受到严格监管。

“查代购都是飞机还没有落客,一堆海关人员上飞机,一般查韩国、日本航班。”

“那些女孩子哭啊,一个箱子600支圣罗兰。”

“600支圣罗兰口红!你就是哭死了,也是要充公的!”

……

8月30日晚,深圳姑娘小麦的手机指示灯亮个不停——一个名为“美妆1号”的微信群源源不断地弹出新消息。这是一个汇聚了500名代购的群落,每天不定时地共享代购圈内的各种见闻。这一天,上海浦东机场严查代购的消息让群里“炸开了锅”。

这种不安还在延续。在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另一则关于“上海浦东机场‘血洗’数百代购”的消息传遍网络,一时间网友众说纷纭。有的说可能是和国庆长假的海外游暴涨有关,也有的联想到明年即将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

这部法律被称为中国首部电商领域的综合性法律,而许多人更愿意称之为“代购法”。因为在它的约束下,一度风起云涌的“代购时代”或将被改写。很多网购者的消费方式,可能也将随之改变。

入门

无意中的“零成本”代购

回到深圳的这些天里,小麦一直牵挂着代购商品的发货动态。国庆期间,小麦带爸妈到泰国旅游,对当地生产的乳胶枕头颇为动心。老板答应,买够20个枕头便包邮寄到家,这让原本不打算做代购的小麦动了心。在她看来,“临时改变想法可能是因为惯性吧。”

小麦人生中的第一单代购生意便是发生在泰国,那已是一年前的事了。2017年7月,小麦前往泰国旅行。身边的亲朋好友听闻消息后,纷纷联系上小麦,提出帮买手信的想法。

没有代购经验的小麦决定尝试一下。她模仿朋友圈里代购们的做法,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出商品的照片并标上信息,短时间内竟收到许多购买回复,让她喜出望外。但由于新手上路,对行规不甚了解的小麦给每件商品只加了少许的差价,“好比一个两百块钱的东西只加了二三十块钱”。即便如此,小麦仍然凭借这次代购赚到了两三千块钱,一趟往返机票的成本回来了。

“这事情还可以做!”尝到甜头的小麦被这种“零成本”的代购生意所吸引。回到深圳一个月后,小麦接到朋友的电话,找她帮忙到香港买一双时下正流行的雨鞋。这款雨鞋平时售价少则七八百块钱,多则几千块钱,但那段时间正值优惠期,买三双可以打六折。

难得的折扣勾起了小麦的代购欲望。“当时我就想,在朋友圈发一下鞋子的图片看有没人愿意凑这个鞋子的数量,竟发现都有人要。”小麦索性一次买进三双雨鞋,除了给朋友买的那一双外,其余两双都顺利地转手卖出。

打那之后,小麦便开始利用在深圳居住往返香港的便利性,正式踏入代购的圈子,做起这门“行走在灰色地带”的生意。

共享

代购圈有这样一种默契

“做副业和做主业的人的目的性不一样。”小麦说,代购一般分为两种,有的是作为主业专心经营,有的是作为副业赚点外快。而作为主业的又分为两类,一类人群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工作,以代购为生;另一类则因为兼顾不来而辞去原有的工作,才专心做起代购生意。

至于小麦,代购仍然是她上班之余的副业生意,“所以我也没有宣传过,也没有主动去加人,代购的对象基本都是朋友的朋友,大家介绍来的。”即便作为副业经营,但小麦对于代购也毫不马虎。为了摸清行规门路,她主动加入各种代购群,了解行情定价和圈内的实时动态。

“代购群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代购,有的做高端的,有的做低端的。我是什么商品都代购,一个爱马仕包包我也给你带,一个10块钱的唇膏我也给你带,你要什么商品我就卖什么商品。”小麦说,虽然她对代购的商品没有太多标准,但赚不了钱且风险比较高的商品基本不代购,“比如LV(路易威登)、Chanel(香奈儿)这种奢侈品牌我一般都不带,因为比较不赚钱。在内地,LV包包的定价跟香港差距不大,在香港购买赚汇率只便宜几百块钱,但如果还要赚中间价,很多买家不会接受,而且又容易被查,一查就是背税30%。不赚钱的不冒这个风险。”

小麦还透露,虽然LV一般没有优惠,但还是有很多大品牌可以拿到折扣,只是游客不知道罢了,“我们买奢侈品大多时候是去免税店买,消费达到一定量时就能升级至一种高级会员卡,一些牌子就会有隐形的折扣给到顾客。但是这种会员卡通常需要一年刷满60多万元才能办理,所以很多时候游客的消费力不够,但是代购可以。”

此外,一些门店还会赠送一定数额的代金优惠券或小样品,这些都需要基于一定的购买量才能提供。“普通游客去免税店购物,柜台工作人员一般不会提供小样,但是代购如果买得多,比如一次买五六十支唇膏,柜台就会适当送一些小样给你,这些东西又可以转手卖出去。”小麦说。

这些讯息都是小麦从代购群里了解到的。在这个互为陌生人的微信群里,大家形成了一种资讯共享的默契。在这里,代购们可以共用会员卡,打折、积分两不误;可以查看代购商品的定价趋势;可以实时了解过关情况,比如哪个海关查得比较严,哪个通道比较通畅……而最近,大家讨论最多的还是上海机场严查代购的事情。

新政

代购网店将失去价格优势

国庆假期期间,不少人的微信朋友圈都在转发这样一则消息,9月28日,上海浦东机场正在严查海外购物进境,所有人全部开箱排队等待过机审查,仅一个航班就“抓”了100多人。无独有偶,网友“深圳RAY”表示,10月1日凌晨,上海浦东机场对入关的人员要求排队开箱,补交关税,少到一张面膜罚20元,多到30件护肤品罚17000元……“打击‘代购’,一切才刚刚开始”。

对此,网友众说纷纭,有些说是和国庆长假有关,有些说和即将于明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电商法有关,还有的认为可能是海关近期出台了新政,对代购又有新的要求。虽然最终媒体通过向机场方核实,并未加强抽检力度,但这类消息并非空穴来风。

根据今年8月3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的表决,《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将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这部法律主要涉及电子商务经营主体、经营行为、合同、快递物流、电子支付等多项内容,在电商经营资质、纳税、知识产权、责任划定、处罚标准、跨境电商等多个方面对中国电子商务行业进行了立法。

这意味着以往开网店做代购不需要缴税的状态会在电商法正式施行后改变。增加的税收最终会让代购商品的价格上涨,也就会让国内的代购网店失去价格优势。

前瞻

“潜规则”今后可能不好使了

像小麦和微信圈里的经营代购者,几乎无一例外地没有纳税。电商法实施之后,类似的“潜规则”在代购圈子里就难以继续了。

即将实施的电商法第十一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第十四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应当依法出具纸质发票或者电子发票等购货凭证或者服务单据。尽管根据此前的有关法规,经营者应向消费者提供发票已有明确要求,但是此次电商法以法律形式对此作出明确,无疑给电商商家带来了巨大震动。

晶报记者在几家知名电商平台上发现,基于消费者习惯,在购买大件商品尤其是数码、家电产品时,往往会基于保修的需要,要求商家开具发票。但即便像京东平台,入驻店铺主动开具发票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相较之下,自营店铺的电子发票申领更为方便些。晶报记者在京东平台上向一家销售德国进口牛奶的入驻商家询问发票问题,对方就直接表示他们无法开具发票。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淘宝平台上,不开发票似乎已经成为绝大多数小商户和消费者之间的“默契”。消费者提出开发票的要求,很多商家都会明确表示“没开过发票”、“无法提供”、“小本生意请多包涵理解”。

据业内人士介绍,店铺商家不给消费者开具发票的表面原因是因为商家本身没有进行工商登记,没有获取正规发票的来源,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避税。据了解,对于食品、日用品等低价格高消耗类商品而言,“避税”其实是线上销售价格的“优势”。

晶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多数在小商户购买食品、日用品的消费者都不会提出开具发票,而对于需要发票的集团采购来说,电商经营者往往要求“加税点”,如果算上“税点”,其实线上线下的价格相差就不明显了。而在京东、苏宁等为消费者正规开具发票的自营平台上,这类商品的正常价格其实相比线下超市也没什么优势。这意味着在严格征税后,很多低价格的“爆款”会在电商平台大幅减少甚至消失,并改变网购者的消费习惯。

除了纳税问题,质量问题也是小代购的致命痛点——晶报记者在淘宝上的一些私人跨境代购的商铺里看到,为了证明自己的代购商品是真品,商家可谓绞尽了脑汁:除了在网上公示在当地的购物小票外,一些代购者甚至为买家提供在境外超市内代购、付款甚至包裹封装、发寄的视频资料,甚至增设渠道做成了视频直播。而在多数成规模的跨境进口电商平台上,也往往会在购物须知或者详情页里明确告知“跨境进口商品暂不能提供发票”。

据了解,即将实施的电商法,对于跨境代购并没有“开具发票”的豁免。“一想到代购也要发票纳税,还要等待那么长的物流时间,又要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是正品,就感觉没有什么优势了。”从事澳大利亚产品代购的林晏直言不讳。

此外,林晏告诉晶报记者,电商法第二十条还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按照承诺或者与消费者约定的方式、时限向消费者交付商品或者服务,并承担商品运输中的风险和责任。林晏表示,现在如果物流耽误了,买卖双方一般商量一下就过去了,但如果以后真按法律走,规定时间送不到可能就有纠纷。她告诉晶报记者,目前唯一能想到的规避方法,就是将代购商品到货期限大幅延长,这样也能够把最极端的情况纳入进去,减少商家自身的风险。但她也忧虑,这样可能会吓跑不少买家,“代购要一两个月以后才能收到,人家可能就不想买了。”

To be or not to be?

这是一个问题

“原来我就是做带货批发的。”51岁的玉姐常年从事韩国服装批发,她的带货途径就是俗称的“人肉带货”——飞一次首尔,带上几十上百件作随身托运,一个星期固定飞两次。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很多年,直到最近。“海关开始严查,对于多于一件的物品需要证明自用,否则就要收税。”不得已,玉姐在遭遇过数次查验后,决定改变经营模式,从以往的带货卖货,到长期驻扎在韩国当地,给同行看货,再通过邮寄等方式,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人肉带货”带来的问题。

在政策管理收紧、灰色渠道逐渐关闭的严查环境下,代购行业开始走上了转型的道路,而那些活跃在“人肉代购”第一线的买手们,也不得不另谋出路。

在小娟的代购微信群里,她又发出了新一轮的代购信息。10月12日,她将飞往韩国,10月30日她又将前往日本。在这两次不同的行程里,她会和往常一样,提供代购服务。出发前半个月,小娟就开始关注机场免税店官网上各类产品优惠信息,实时在微信代购群和朋友圈里更新,同时她还会推荐各种护肤品和化妆品,注明价格以及产品的效果。

对于有购买意愿的客户,可以选择直接给她转账,她随之在官网下单,回国的时候在机场免税店提货。“做这一行,还是讲信用的,如果他们不相信我,大可以不买。”按照惯例,在旅途中,她还会抽出专门的时间“直播代购”,在当地店铺购买客户指定的产品。这些产品最后都会以面交或者邮寄的方式送到客户的手上。对于这一套代购流程,小娟已经驾轻就熟了。

作为一名深圳大学的大四学生,小娟从事代购已经一年半。因为每两个月都会去韩国旅游,她发现韩国本土的化妆品、护肤品的价格更加低廉,官网上还经常有各种折扣优惠,发现商机的她决定帮别人代购,赚取“差价”,补贴一下机票钱。

2017年3月,她和朋友合伙,成为一名“韩代”。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凭借着良好的口碑,在客户的推荐下,她逐渐积攒了800多名客源,但她也开始留意到,代购的风险和未来趋势。随着新政的到来,小娟也在寻思着自己的出路。在她的朋友圈里,有些同行明确表示了要转行,还有一些正在筹备公司。考虑过高的成本,小娟选择了放弃创办公司的想法,“只能等具体政策出来再想应对措施了”,她又补充道,“我觉得大不了就不干了吧,对我的生活也没有太大影响。”

对电商法反应平淡的还有小麦。听闻电商法要出台实施,小麦所在的微信群曾一度“炸开了锅”。“全职代购的反应会比较大,生意非常好的话应该不会不做,可能会去登记办证件吧,就是以后交税可能会比较多。”在小麦认识的代购中,生意最好的一年能赚一两千万元,“那种代购属于拿货量非常大的人,做代购的生意。有一些你在现场买不到的货都可以找他拿,所以他们赚的钱也自然很多。”相比之下,代购一年时间赚到二三十万元的小麦则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我们只是小代购,还有很多大代购在前面顶着。到时候如果查得很严就不做了。先看别人怎么处理,如果交的税是在能承担的范围之内可能还是会考虑办一个证件。”在小麦看来,一切都还是未知数,先观望着能做一单是一单,而这也是微信群里大多代购们的心声。 (注: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晶报记者 王子键 陈雯莉 实习生 徐亚特/文 晶报记者 金羽泽/图

上一篇:用户,自己的知乎周源:38岁野心匕见|周源_新浪财经_新浪网
下一篇:返回列表

猜你喜欢


减税,更大减税降费有利于经济转型提

减税,更大减税降费有利于经济转型提

琚理/素描近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全面落实已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的同时,抓紧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真正让企业轻装上阵、放手发

安宁,城市兰州日报数字报-兰州新闻网

安宁,城市兰州日报数字报-兰州新闻网

“让安宁有‘颜值’更有‘气质’,让大学城散发出近者悦远者来的魅力,在最美的安宁遇见最美的你。”日前,安宁区区长雒泽民在接受本报专访时介绍,安宁区将践行精致兰州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